?力建立和完善现代的社会防卫系统,那就加大人力、物力和财力的投入。综合考虑附条件不起诉、有犯罪倾向或严重不良行为的少年、14岁以前犯8种恶性犯罪的未成年人的分流处遇,依法进行场所收容、工读学校教育、警察训诫、社区矫正、社工及爱心家庭的抚养帮教等,社会防卫系统的建设需要国家、政府出手来做,建设成本很高。建设中还应当考虑节省司法成本和社会成本。         

  (2)网络游戏管理。赵泽伟迷恋于“吃鸡游戏”和吴某迷恋手机游戏等,此现象应该引起我们的高度关注。

    在日本的一个类似案例值得借鉴,2004年6月的一天,佐世保市市立大久保小学六年级女生课间用刀刺杀同班女生,致其死亡。加害者叙述说:昨晚看了侦探电视剧,想参考制定杀人方案,此案件震惊日本社会,案件的处理结果是加害少女通过法定程序被收容到国立儿童自立支援设施中,进行发展障碍诊治。文化管理部门对电视剧作者提出作品内容的警示。在我国这两个系统都缺失。

  (3)加强精神和脑疾病与犯罪关系的研究。赵泽伟的“抑郁症”、“网络成瘾症”,吴某两次脑震荡及半夜暴躁和嚎叫,与他们的杀人行为是否有关?刑法学界反对这些因素对定罪量刑的影响,这无关紧要,对于犯罪学者而言这些研究是犯罪学研究的根基。只可惜我国的犯罪学界掌握精神病学、脑医学等学者凤毛麟角,我们应当积极开拓这一研究领域,探索犯罪的规律。(团中央中国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会常务理事、教授:张荆)

上一篇:月嫂感冒传染新生儿家政公司担责
下一篇:数读2018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基本情况
© 湖北典恒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 DIANHENG LAW OFFICES ALL RIGHTS RESERVED
© 鄂ICP备05004251号-1   cc国际网投总代理

鄂公网安备 42010302000657号